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正版大赢家高手论坛网站 >  正文
第25章 赠我一世蜜糖结局
发布日期:2021-08-07 18:31   来源:未知   阅读:

  杨小莹默默吃面,时不时打量着她完全陷入自己世界里的那种旁若无人。在她看来,海雅正处在危险边缘,这条路越走越黑,如果说之前不了解那些黑社会,还抱着少女梦想的话,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足以打碎每一个正常人的美梦。

  可惜的是,杨小莹也不过是个正常人,她没法接受那些野蛮而血腥的场面,有些东西,一旦沾染就不可能再染白,苏炜绝不是正常人,而海雅呢?

  杨小莹越来越感觉到,祝海雅渐渐与她不在一个世界里了,哪怕一起打工,一起上放学,一起在宿舍住着,那种生疏隔阂的感觉却越来越强。她不能说讨厌这样的海雅,但也绝不会喜欢。

  面条很早就吃完,她略有些烦躁地坐着玩纸巾,海雅的电话还没讲完,看看手机,已经9点了,海雅似乎并没要走的打算,杨小莹只能干坐着等她,她明天上午还要打工,回去还得背单词,还有衣服没洗……她突然有些厌恶。

  9点一刻,海雅的电话终于打完了,杨小莹长舒一口气,勉强笑着:“回去吧?不早了。”

  她走得很快,地铁里噪杂的一切忽然变得那么讨厌,偶然会遇见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杨小莹下意识地就要躲开,她加快脚步,迫切地想要回到宿舍,回到正常人的轨迹里。

  沉沦在甜蜜世界里的海雅什么也没发觉,她在等着苏炜来接她,想到自己乱七八糟想了一下午的电影情节,她自己都好笑。

  明天她没有被排到班,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晴天,明天……明天可以和苏炜一起去挑选甜品店的地段,他们两人的小店铺很快会变成现实,那些美好的未来,也很快会变成现实。

  苏炜还没来,她把手机开了合,合了再开,打开短信箱,里面四五条她之前发出的短信,至今没人回复。地铁里的冷气吹得她浑身发凉,她抱着胳膊走出去,第10次拨打苏炜的电话,听筒里依旧是冷冰冰的电子女声: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微再拨。

  出什么事了?海雅心中烦躁,方才电话中他说了事情解决了,警方问了几个问题而已,说好9点

  半见,眼下已经快10点半了,难道又遇到什么打杀事件?还是手机丢了?甚至……车祸?

  她在街边站了很久,11点10分,熟悉的摩托车呼啸声终于传入耳中,海雅两条腿都快站木了,她快步走到马路边,苏炜那辆重型摩托车很快靠在她面前,他摘下头盔,神色有些疲惫。

  “抱歉,海雅。”他抱了抱她,在她脸上吻了吻,浓厚的烟味扑面而来,“遇到些事,让你等这么久。”

  看上去他并不想解释手机一直不通的理由,海雅无言地跨上摩托车,一路风驰电掣,他今晚开得特别快,10分钟就到了小区。没有人说话,海雅不适应这样沉默的气氛,她还想着那些美丽的未来,她试着开口:“苏炜,明天我有空了。”

  他“嗯”了一声,打开房门,将她轻轻推进去,揉了揉她的头发,神色爱怜:“去洗澡,早点睡觉。”

  抱歉,海雅。她对这四个字突然全无好感,尤其是从他嘴里一而再再而三说出来。她木然点点头,喃喃:“那、那明天……”

  “最近一个月可能都抽不出时间。”苏炜停了一下,终于还是将她紧紧抱住,“等我,海雅甜品店,009959com开奖,我不会忘记的。”

  海雅又失落,又想笑,揉了揉发痒的鼻子,低声说:“该不会一个月后又要我等一个月吧?”

  海雅曾以为他会给甜蜜的誓言,哪怕是骗她一下,答应她一个月后一定回归正常,此刻他说的话,不知为何,让她心底暗暗发凉,喉咙里一阵阵地苦涩味道。

  “别说这几个字。”她无力地打断他重复的话语,又苦笑了一下,“我累了,那我先去睡觉了。你……保重,晚安。”

  海雅疲倦地点头,看着他匆匆下楼,这才关上门。沙发上的胖子饿得慌了,冲她一个劲喵喵叫,在脚边蹭来蹭去,苏炜最近行踪不定,胖子饮食也十分不规律,都快饿成瘦子了。

  她取了猫粮先喂饱胖子,它吃饱了自己趴沙发上玩小球球,屋子里忽然就安静下来,海雅茫然四顾,苏炜的家有这么空旷么?没有人的房间,昏暗的灯光,那种可怕的陌生孤寂感如潮水般侵蚀而来。

  海雅疲惫地抵抗着,将CD播放器打开,让欢快的音乐流淌在房间里,再将所有的灯都点亮,亮若白昼,黑暗中滋生的种种不安应当可以退去吧?她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很久,脑子里钝钝的发痛,甚至牵扯着眼睛也热辣辣的疼。

  支撑着无力的身体,去浴室洗了个澡,明明是滚烫的水,冲在身上却让她更加感到一阵阵发冷,她的皮肤烫得像被烧熟了,内里却裹着一层冰。

  体温计显示她发烧了,37度8,不算高烧。赠我一世蜜糖番外赠我一世蜜糖结局

  海雅孤零零地强撑着倒了一杯水灌下去,倒在床上,天地都在旋转。没有人,就算所有的灯都亮着,她还是一个人。那些蓬勃的喜悦与期盼在高温中尽数被扭曲,她竭力让自己不去想,拿起手机,想要给苏炜打电话,手指在拨号键上停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

  海雅闭上眼,她连落泪的力气仿佛都消失了,灯光明亮,音乐欢快,她陷入一种怪异的迷离状态,小时候她病过很多次,妈妈会一直陪着她,床头柜永远放着温热的开水和药片,额头上的毛巾也始终保持冰凉,有时候她难受得厉害会偷偷哭,妈妈就抱着她一起睡,她身上的味道温暖香甜,让人流连忘返。

  她又想起在医院,妈妈满脸怒容打了她一耳光,眼里全是失望:雅雅,你到底怎么了?

  她让妈妈失望了,让所有的家人都失望了,那种温暖而香甜的气息,她再也不能体会了。

  她像是晕死在南极里的旅人,苏炜的房间如同冰原,床上满是刺骨寒冷的冰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让人惧怕。

  海雅整整两天没有回宿舍,这并不是第一次,杨小莹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无论她们怎样无视那天晚上的事情,可无形的鸿沟已经存在了,随着海雅的离开,那道鸿沟甚至在渐渐变宽。

  下午轮到她去咖啡馆的班,按照排班的顺序,海雅也应该在,但她却没来,经理为此又发了一场火,直言告诉杨小莹:“你给她带话吧,这次不来,以后也不用来了。我们这里不需要不合格的员工。”

  杨小莹急忙为她求情:“海雅可能是生病了,经理你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她一直以来也没犯什么大错。”

  这位年轻的男经理似乎还记着自己曾经对海雅大美女有过追求之意的糗事,不知是为了避嫌还是怎么的,他言辞坚决地拒绝了。

  杨小莹无奈地撑到下班,立即给海雅打电话,可听筒里却传来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怎么会这个时候关机?杨小莹烦躁地把手机扔回包里,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真是再也不想管祝海雅的事。www.474000a.com

  坐地铁,回到宿舍已经快9点了,杨小莹快步跑向宿舍楼,远远地,却见一辆车停在楼下——这里怎么会有车?她疑惑地走进宿舍楼,看门的阿姨立即招呼:“杨小莹吧?那边的人等你好久了。”

  等她?杨小莹更疑惑了,她回头张望,却见那辆车车门突然开了,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女人下车,向她礼貌地点了个头。

  “你就是杨小莹同学吧?”中年女人轮廓清秀,无论姿态还是说话的语调,都十分得体,还有一种恰到好处的高高在上,轻易就与路边的普通人区分开,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有掩饰不住的疲倦与伤心,透过完美的妆容,无处藏匿。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字数份量挺多吧~~下次更新5月21日。宣传一下群号:48822012欢天喜地十四郎,可装1000人的超级群,敲门砖是十四的任意作品名或主角名,感兴趣的可以来玩玩,嗯,我也经常在里面胡闹的~

  杨小莹突然有点慌,这位气质高雅服饰考究的贵妇就是海雅的养母吗?海雅虽然对自己家庭的事情说的不多,但从她放弃优渥的住房选择回破烂的宿舍这个举动来推测,她养父母可能并不会特别关照这个养女,加上强迫她嫁给那个莫名其妙的谭书林,杨小莹对海雅养父母印象一向不怎么好,电影里残酷的后爹后妈什么样,海雅的父母在她心里就是啥样。

  中年女人脸上的伤心与担忧当然不会是假的,她对海雅明显有感情,杨小莹心中有一种恍然,她不该把夸张的影视情节套进这个复杂的现实,她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告诉她海雅跟火哥交往的事?还是告诉她海雅可能跟火哥在一起,两天没回宿舍了?

  杨小莹念头转得飞快,勉强回答:“海雅她……嗯,今天打工的咖啡馆有店庆,她可能要迟些才能回来。”

  她帮海雅撒了个谎,或许她并不是想帮祝海雅圆谎,她只是不想从这个母亲脸上看到更伤心更难过的表情。

  海雅妈妈朝她抱歉又感激地一笑:“原来是这样,这孩子经常要打工到这个时间吗?太辛苦了,我之前不知道……真是……想不到她过得这么辛苦……”

  杨小莹又是一阵恍然,海雅的妈妈……其实很关心她啊!一切跟她之前的想象全然不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海雅妈妈很快收拾好仪态转过身,朝她微笑:“海雅这孩子很任性,不听人劝,平时多亏你照顾她了。”

  何止是任性不停人劝,简直是叛逆大胆的没边了,杨小莹腹诽,嘴上不敢说,客气了一番。海雅妈妈又问了一些海雅日常的事情,学习如何,人缘如何,有没有生病,琐碎的很,杨小莹都一一往好的方面说。

  差不多了吧?杨小莹偷偷看了一眼传达室的钟,九点半了,她还得回去背单词呢。

  像是注意到她细微的动作,海雅妈妈颇有些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能麻烦你告诉我海雅大概几点能到吗?”

  不是吧,她打算在这里等海雅?杨小莹慌了,万一海雅又是一夜不归怎么办?她赶紧举起手机:“我、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她不等回答,飞快拨通海雅的手机,不出意料,依然是冷冰冰的电子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个祝海雅到底怎么搞的?!杨小莹尴尬地合上手机:“那个……可能她手机没电了。”

  海雅妈妈难掩失望之色,却点了点头:“知道了,谢谢你,我在这里等她吧,你快回去,很晚了,早点休息。”

  杨小莹慢慢上楼,回到宿舍拉开窗帘朝下偷偷张望,果然那辆车还停在楼下,车厢里灯幽幽地亮着,她真打算在这里等海雅吗?万一……万一海雅又是一夜不归,那怎么办?

  她不知道自己心神不宁个什么劲,一晚上单词也没背几个,12点多临睡,忍不住又朝窗外看,车还在,灯已经熄了。翻出手机,再打一次海雅的手机,始终是关机。杨小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楼下那辆车像一粒沉默的石头压在心口,她心情复杂,不知道是埋怨祝海雅的任性,还是同情那个忧心的母亲。

  隔日起床,杨小莹第一件事就是朝窗外看,那辆车居然还在,她继续给海雅打电话,继续听着那冰冷的电子提示音,无可奈何。

  虽说海雅也曾几天不回宿舍,但从没哪次像这样,手机一直关机。杨小莹突然打了个寒颤,难道说,她和火哥发生什么冲突,被那些黑社会怎么样了吗?她越想越担心,苏炜是道上混的,这种人心狠手辣,什么事做不出?更何况以前他还背过人命案子,他想整治海雅,简直比吃顿饭还容易。

  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杨小莹越发不敢下楼了,她怕海雅妈妈再从车里出来问她海雅的事情,她真的不晓得要怎么说。

  在宿舍混到11点多,杨小莹饿得前心贴后背,朝外看看,车还在,但里面好像没人了。她松了一口气,抄起饭盒就朝楼下赶,她下午还有别的工要打,可不能在宿舍躲一天。

  谁知刚出宿舍,就见楼道那边站着一位风姿卓越的中年女人,她等了一夜吗?!她一眼见到杨小莹,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露出一丝近乎狼狈的笑意——她的女儿在外面疯,彻夜不归,让她在杨小莹这个小辈面前都有种颜面无存的感觉。

  “阿姨……”杨小莹不知该说什么,尴尬地笑了几下,“海雅……还没回来……”

  海雅妈妈捂住额头,昨夜那些精致的妆容此刻全部败褪,刺眼的阳光中,她灰暗的脸色与惊恐担忧的神情一览无余。她叹了一口气,语气很平静:“杨小莹同学,能给我说说海雅现在在和什么人交往吗?”

  “那个人,是不是叫苏炜?是个小混混?”海雅妈妈没有理会她的掩饰,问得非常直接,语调出乎意料的平静。

  杨小莹无话可说,她要说什么?跟海雅妈妈说海雅和苏炜交往,经常三天两头不回家么?还是说苏炜可厉害了,手下一群混混,到处看场子,威风凛凛地用老虎钳夹断不听话之人的手指?

  “海雅是什么时候与苏炜开始交往的?”海雅妈妈单刀直入的发问,她的焦虑与失望已让她顾不得礼仪。

  “不、不是。”杨小莹急忙摇头,“海雅确实有打工,做过英文家教,还在咖啡馆兼职,很勤快,她、她也没有经常彻夜不归,今天的情况很少见。”

  “海雅晚上不回来,是……和他在一起?”海雅妈妈声音虚弱,呼吸却越发粗重,“他们住一起?”

  够了,够了,杨小莹心中烦闷,她为什么要饿着肚子被同学家长盘问?多么难以启齿的话题!她要怎么回答?是的!你的养女叛逆极端,跟那个混混纠缠在一起醉生梦死!她为什么要陷入这么困难的局面?祝海雅自己跑出去疯狂,却让她在这里两难,还得顾全她母女二人的脸面!

  “这个……阿姨,我、我真的不太清楚。”她尴尬地笑笑,退一步,“我还有急事,先走了,不好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