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557050.com >

写汉语新诗要讲究格律了? 海内外诗人头脑“风暴”讨论新诗新写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5 12:11 点击数:

  熟悉华文新诗的读者知道,目前,新诗都是自由格式,并没有像传统的格律诗词那样讲究押韵或字数等形式的限制。然而,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随着互联网发表平台的便利,催化了讲究格律体新诗的诞生。比如在网络上受到不少网友喜爱的的“十三行汉诗”(网名“手枪诗)。著名诗歌研究者、西南大学教授吕进在其所著《中国现代诗学》,把新诗分为自由诗和格律诗,指出“只有自由诗,决不是正常的现象。”

  10月29日,在西南大学举行的第六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的第二日论坛上,来自海内外的诗人、诗评家们,就对华文新诗采取的新形式,未来该怎么写,进行怎样的诗体实验,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其中中国新诗汲取传统诗词,回归格律化诗歌写作,形成当代”格律体新诗”,以及其他“六行体”小诗的诗体的试验,吸引了众人的兴趣。此外,围绕前些年流行的诗歌的“梨花体”、“口语诗”等各种诗歌现象,论坛与会者也都给出针对性的讨论。

  深圳大学文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文学博士黄永健,在发言中,重点提到了近几年微信平台所催生出来的“格律体新诗”,认为其有强大的发展潜力。他提到,80后、90后、00后新生代通过学校教育、社会耳闻目濡及出国留学、旅游、考察等途径,增强了对自身传统文化的信心,各种新古典主义式的音乐、舞蹈、绘画、时装、影视、动漫等,又被纳入当代的审美视域,微信等短平快传播媒介改变了文学的写作习惯、阅读习惯、评价习惯和交流习惯,在这种情形之下,根深蒂固的汉语格律诗及其创新形式以其强大的文化惯性,呼应互联网时代的审美时尚,呈现出“传统回潮”等诗学风向。

  据黄永健教授介绍,诞生于微信平台的十三行汉诗,作为“ 格律体新诗”典型代表,来自生活现场,表现人生百般况味,可俗可雅、文白相间,强调押韵、调平仄、采用对仗、意象锻炼以及典故、反复、回环、顶真等汉语诗歌手法,行数固定、字数固定而又演化为多种“变体”,是典型的“现代格律诗”、“ 格律体新诗”,它将古典标志性的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诗通过古典标志性的对仗、偶出、联句形式整合在一起,在整体上是一个“其、承、转、合”的圆形结构。

  黄教授认为,诗无形不美,诗无韵不畅。解新老藏宝图论坛,十三行汉诗在“美”与“畅”中,寻找到了平衡点和结合。相对于自由分行新诗,十三行汉诗具备审美性、汉诗性、绘画性、音乐性、意象性等五个方面的优势,“容含数千年国诗美学内质于一体,而蓬勃着不断成长壮大的发展潜力,完全有可能成为与西方十四行诗以及当代中国自由体新诗进行美学博弈的创新诗体。”

  走过百年的汉语新诗不只在中国有了长足的发展,在海外华人文化圈,也有较大影响。来自泰国的华人诗人、泰华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心在发言中,介绍了在泰国,华文诗歌的发展状况。据曾心先生介绍,泰华最早出版的第一本新诗集,即1933年林碟衣的《破梦集》,至今也有83年了。纵观泰华诗歌界发展的轨迹,最早旧体诗集是1938年同年出版了汪了侬•陈国华《侬华集》与钟静庵的《钟静庵》。两者比起《破梦集》新诗集迟了5个年头。之后,泰华诗坛出现了新体诗和旧体诗两条腿走路。

  据统计:至2017年,出版新体诗集 88本,旧体诗集43本。他说,“中国以自由诗为主的新诗,其影响波及全世界的汉语诗歌界;受到中国影响的泰华新诗,也是以自由体诗为主。因此,自由体诗在泰华当代诗坛逐渐充当了的主角。受到中国古典诗歌影响的格律旧体诗,随着老一辈诗人的去世,逐渐走向消亡的趋势。

  近些年来,泰国出现对新诗体的尝试,其中包括尝试构建六行以内的‘六行体’小诗,目前在泰国华文文学界影响越来越大。”他还提到,“六行体”诗,古已有之,在唐诗宋词元曲中均可找到,在汉语新诗中也随处可见。在五四的白话诗,最早的小诗经典——冰心著的《繁星》, 开篇第一首就是六行诗。

关闭窗口